- [文子]

   
- 2010-10-20

已经不是少数次。

你每次这样,我都觉得挺没劲的。生活没奔头,我的心又累又疲惫。

你最好认真点对待生活。别太放肆。不然生活会反过来给你甩来很多巴掌。你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情的本质是什么?

就我而言,失望可以,但你最好别让我绝望。

今天的天空有些灰,我的心,有些倦。

 

做你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文子]

   
- 2010-07-11

 

一件事无论太晚,或者对于我来说太早,都不会阻拦你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这个过程没有时间的期限,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开始,要改变或者保留原状都无所谓,做事本不应有所束缚,我们可以办好这件事,却也可以把它搞砸,但我希望,最终你能成为你想成为的人,我希望你有时能驻足于这个令你感到惊叹的世界,体会你从未有过的感觉,我希望你能见到其他与你观点不同的人们,我希望你能有一个值得自豪的一生,如果和你想象的生活不一样,我希望你能有勇气,重新启程。

以此纪念新的开始。

                                              -《本杰明·巴顿奇事》

 

旅行的意义- [在路上]

   
- 2010-05-06

 

西安之行结束了,我们一行四人。五天。
火车出行是个错误,节假日凑热闹更是个错误。
西安除了小吃和酒店让我觉得满意,其他的都不如预期好。
不过总归是次旅行,谢谢你们三个陪在我身边。如果没你们在,这样的城市我一个人该多无趣。
万恶的绿皮火车把脸都整绿了。这是我自作主张的错,辛苦你们了。
看着你们三东倒西歪的睡着,偷偷的拍下,藏到手机里。
我也看到很多张陌生的疲倦不堪的脸,窗外一片漆黑,偶尔路过小的城镇和乡村,透着星星点点的光。
迎面而来的列车呼啸而过,仿佛电影的胶片,定格到一个埋头深睡的头,我一秒钟的瞥视,只看得到这些。


手机上Q.在线的没几个。面包在西班牙。她总是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我的情绪里。
在青岛旅行的时候认识的朋友,时隔两年,却已成为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分享。
那个时候的小丫头,慢慢的变得强大和有味。
聊到点上,她说文子哥,现在的你,想拥有的是什么?生活,目标,物质。。。都可以。
闭上眼睛,内心清明,眉目清晰。
你们呢?
我们这两年一直在路上走走停停,还有很多人,一直在走,就没停过。
仔细想想,自己想拥有的到底是什么呢?
真的是这些么?



早晨6点,天亮。到石家庄,看到很多成片绿油油的麦田,一望无际。
这个时候,似乎才是风景,才有了好心情。

心安即福- [文子]

   
- 2010-03-07

 

昨天被老大问起今年较去年心态上最大的变化。
我不加思索的说:内心更安稳和分明。
总觉得本命年是一个轮回,所以今年要好好的过,这是个太重要的新开端。
要学的东西要做的案子要看的书要拍的片要写的字,这些都需要更好的执行力。
真要撞到纷扰的时候,我就闭上眼睛,骄傲的告诉自己,那些纠结和麻烦算不了什么。能过自己乐意的生活才是最好。

 

悲伤时我好想喊你的名字。
这一句话,出自一个爱画画,喜欢奈良的韩国小女孩。
推荐给我的朋友说这是他觉得电影中最让人心动的话。在这里也分享给大家。
其实一直以来,我也更喜欢电影。
感情画面节奏一切的一切都要比摄影来得更饱满和生动。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拍一部自己的电影,我想那一定是我人生最完满的时候。

 

昨天有去这里的寺院,久违的禅香扑鼻而来,内心涟漪。
这是一次还愿和洗涤的旅程,我默念了一些事情,讲到几个人的名字。
或好或坏,或深或浅。
我去年因为工作的交接做过一件不小的孬事。在求佛回来后,也主动去道歉,给到加倍的补偿。
我跟浩森说总算是勇敢的做了,这么坦诚的正视了自己的黑暗,了却了这桩心事。
心安即福吧,所以这些日子都睡得特别香。

 

最近忙PHOTO BY MOON第三季的拍片准备和工作上的新方案。
好像挺长时间没联系那群贱人们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你们自己所说的一切很好。
但愿你们,也都心安,这是福气。

 

 

我们五个人去看了《花木兰》。各自感慨。

只是恍然间发觉自己已经许久没有收藏票根的习惯。

那些一个人十指相交扣的时光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

中午浩森跟程程去踩点。一个人的快餐。

听着蔡健雅,看着热烈的窗帘。想着一些旧事和新欢。

情绪跟着胃,慢慢饱和。

 

 

连续两天的早起,还是错过了阳光照进客厅。无法给杂志拍到墙上的明信片。

却也能看到侧面的阳光在屋外,探出头去,是一个美好的阳光面膜。

早晨的天空都是更蓝和更清澈的美。心情愉悦。

 

 

这次跟T哥交接案子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对工作的疏忽。你们无限的宽容让我无限感激。

年底了。终究是时候更忙碌了。我也知道我需要更用心在工作上。

只是长沙的湿冷让我很生厌。刺进骨髓的寒气咄咄逼人。所以还是让我呆在北京。

这是我的小私心。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拍杂志,我会把剩余的全部的心,放在案子上。

天那么冷,大家一起温暖吧。

 

 

它在哪里呢?- [文子]

   
- 2009-11-25

 

 

现在的氛围有些奇怪。电脑里传来了大提琴的声音。

谈两个合作的事宜,颇费周折。起身走到窗边,外面大雾。

瞬间觉得沉闷和诡异。情绪一下子就down下来。

忽然就很想回老家。看看父母,和他们吃饭聊天。琐碎平淡。

 

 

亲爱的,我想你了。

我好像遇到了瓶颈和麻烦。也丢失了敏锐的判断力。

它在哪里呢?还能回来吗?

 

 

 

十一月- [浩森]

   
- 2009-10-30

快十一月了 听说北京要降温 

最近太郎常常混迹在家 给我们拍照 给我们做饭  

是的 朋友比钱来的重要 生活的开心也比赚更多的钱来的快乐

这个世界你怎么看待它  它就会给你带来怎样的生活  不幸的还是开心的

最近常常和妈妈通话  说些生活的琐事  即便是这样 也觉得是幸福的事情

我的心里其实一直都希望你们能开心 快乐  赚很多钱给你们 

有时候觉得自己三年没回家过年蛮混帐的  所以今年我一定会回去 好好的陪你们过一个年

回到几年前我许愿的庙里还愿 我许的愿望都已经实现了  对于现在的生活 很满意

有自己的圈子 有真诚的朋友 这样就足够了

 

 

北京降温了,秋天总是那么短。一眨眼的功夫就到冬天。

回北京半个月的时间,真是最理想的状态。

恰当的点做恰当和喜欢的事情,时间和情绪也总是刚刚好。平衡原来真的这么重要。

拍拍片,接接案子和稿子,碰头新老朋友,搜寻美食和场景。也阅读和冥想。

终于学会直视内心的一切,不慌不忙,磊落而坦荡。

 

 

LISA占卜说这个秋冬交错的点是很多人的转折点和新人生。似乎真是这样。

高高昨天吃饭说天蝎是转运的时机了,最近做什么都很顺利。

飞机妈妈离开北京了,我读到她最真切和感人的文字。真诚和笃定。

粗鲁女终于要离开电信。她如释重负,轻松到要哭出来。

老大重开几家店、CICI舍弃旧好、小小签SMG、老宋旧节目翻新。

林子陪了夫人又折兵,KIKI说恶人终究有恶报。我从他那听到惊天秘密。

他说自己要干净的从头来过,亲爱的,我相信你。我从来没见你下过这么大的决心。

FISH说要回归家庭,结婚生子,问我意见。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浪子也总有回头的一天。

 

 

 

现在是晚上,程程年假后刚回北京。太郎和浩森在做饭。

饭后大家看在青岛和杭州旅行的视频,笑得不行。

收到组里方案整改意见,相信又是一次漂亮的盛宴。

倒一杯水,清清凉凉的喝下去,内心清明而干净。

我知道:往事无限好,更美是今朝。

 

 

 

我想你们就是我的天使- [文子]

   
- 2009-10-11

回北京好几天了。做一个活动两个脚本三次聚会很多预约。
头一天回来去飞机那吃饭。阿姨做了好吃的云南菜,饭后飞机温顺牵起妈妈的手,像是贴心的棉袄。
陈默和Aaron次日来我这聚会,程程和浩森下厨。玩成语游戏的时候我们几个要笑到抽筋。
昨天美美来北京开会,匆匆赶过去拿新节目方案的资料,拥抱的时候感受到了团队的力量。
她在耳边轻轻说,我们一直有关注,你要照顾身体。
回来的车上一直很难过。你,或者你们,即便不在身边。也一直都有在读在关注。
可是,我现在都很少看电视,我都没有关心过反响和进展。我觉得惭愧。


早上浩森在整理音乐,放到前年我们录给年年的歌。
打开邮件果然有你写的信件。你说纽约始终不是你的城,一眼望去是无际的建筑和人群。
这三年,我一直都没有说过让你回来。我固执的认为老天赋予每个人的责任都不一样。
我早晚要离开那里,所以才活成现在的不务正业,所以,我希望你坚持住它。就像老大当年施予我一样。
这是任务和私心。你一定要好好的享受和完成。
当然,你要真的累了,就回来。有我和浩森的地方,就有家。不用害怕。

 

收到哥从乌尔兹堡邮来的明信片,饭后也翻出收到的明信片和宝丽来的片。
拉一根长长的细绳在靠近餐桌的墙面。把它们都夹在上面,内心也变得充盈饱满。
那上面有自己给自己的邮寄的,有陌生人和朋友邮寄的,每张明信片都是一个故事。
我也在许久没更新的博客里看到你在挪威的照片。松恩峡湾旁小小的你,长发下还是你骄傲和倔强的样子。
你写道“我终于做到了”
右手吹灭蜡烛的时候说。污浊很多,心里有一方净土就够了。
这几年,你总在走在路上,不断的行善和丰富。我却只小心的保护着它前行。


亲爱的,我在北京,我打开阅读灯,我想念离我这么远的你们。
我想你们就是我的天使。

 

好吧,其实是碎碎念。- [文子]

   
- 2009-06-23

 

和M小姐在SKype上谈理想。她说最理想的生活就是实现所有的理想。
谈及给青春杂志拍片。才发现彼此都在苍老。
原来真是这样:似水流年才是一个人的一切,其余的全是片刻的欢娱和不幸。
积蓄了许久的能量,是不是不久,小宇宙就会爆发。

 

昨夜梦到第一次在广电报道时大家青涩的模样。
如今就这样,天各一方。恍惚中,又看到延绵的光。
逛陌生人的博客。看到北京的天空。那么蓝,那么清澈。
我有些回北京了。飞机姐姐的香槟,浩森的新片,猴子的个展,还有亲爱的程姐姐许姐姐都有了孽缘男。
亲爱的,这些,都等着我。我想念你们。

共4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后一页